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房产
装修
汽车
婚嫁
健康
理财
旅游
美食
跳蚤
二手房
租房
招聘
二手车
教育
茶座
我要买房
买东西
装修家居
交友
职场
生活
网购
亲子
情感
龙城车友
找美食
谈婚论嫁
美女
兴趣
八卦
宠物
手机

抗战的技术隐痛:军队不敢使用无线电|短史记

[复制链接]
查看: 43|回复: 0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246
发表于 2020-10-16 19: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抗战的技术隐痛:军队不敢使用无线电|短史记 免费赠品


 抗战的技术隐痛:军队不敢使用无线电|短史记 免费赠品



说一个抗战技术题目:军队的“无线电窘境”。



一、火线将领陈明仁的疾苦



陈明仁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将领,全程介入抗战。2017年出书了陈明仁的私人日志。该日志写作时,并无意对外公布,故保存了很多很有代价的历史信息。



比如,陈在日志中写有一段关于“无线电通讯”的亲身履历。时为1939年11月13日,任陆军预备第二师师长的陈明仁,接到了蒋介石11月10日(蒸亥)发出的密电,却因手中没有该密电的密码本,没法将密电内容译出。陈焦虑万分。


日志原文以下(略长,不耐者可跳过,下文其他史料原文的援用亦同)


“晴。四时许起来大便,见长沙偏向大火,红了半边天。六时起床,即到部办公。并据报长沙昨夜自己纵火破坏,次序大乱,交通隔离,十时至午后一时,在五团二、三两营点名,二时返寓午饭。同时调集各军队主官会议。决议明晨暂向西移动。因交通隔离,没法请示,且奉到委座令,一元蒸亥电,没法译出也。七时许,马叔明兄来部,伊昨夜在长沙被火烧走,行李等件均损失,无处宿,故来此暂住!

为知晓蒋对军队究竟有何指示,陈明仁在越日决议,前往益阳友军处追求帮助(陈部那时驻桃源白洋河一带)。他感觉,友军处当有密码本,可以译出蒋的电报。


寻觅友军的进程并不顺遂。陈先是让人开车跑到益阳,发现友军已走;又开车跑去常德,途中还遭受了日军空袭。如此这般,从清晨三点,一向折腾到早晨十点。


日志原文以下:


“三时起床,料理军队动身事件后,于四时搭车往宁乡。六时许到达青草铺四周,觅一民房暂息,并烧红薯果腹。九时决议往益阳到友军处译净密电报,以便了然本师尔后之行动。讵抵益阳后友军均已开常德,乃将部务面嘱铁、李主持,予再平常德访霍军长(指霍揆彰)。二时许抵德山四周,适遇空袭,即在村中暂避,并买冷饭饱腹。四时许消除警报,五时抵常城,即走谒季澧兄,适遇霍军长。行将净密电托其代译,并请代为请示。六时在渡江码头遇香如(注:陈明仁之妻)等由白洋河经此往芷江。为求了然本师驻地计,嘱前方人员暂在四周待命,予即偕香如赴白洋河等霍军长回电,因54A驻澉市故也。八时许抵留守处晚饭后,于十时寝息!

第三天,陈明仁前往友军处拿译电,却被奉告,友军的密码本与该密电不婚配,底子译不出来。无法之下,陈只好决议再赴常德,间接向上请示,并留在常德期待消息。


日志原文以下:


“晴。七时起床,八时搭车到54A部候回电。不意亦无净密本,没法译出,殊深为焦虑,乃急电请示,决在常德暂候。十时抵常德,遇空袭警报,不能渡江。延至午后二时许始消除警报,予折回常城,寓武陵花园19号,晚在戒备司令部联系要公,并处置朱团事务!雹

折腾来折腾去,一向折腾到11月20日,陈明仁才获知消息(“据王主任在军政部获得确息”),根据下级指示,陈军队的未来意向是开往湖南黔阳。此时,间隔蒋介石密电的发出时候,已曩昔了整整10天。密电的内容,陈明仁仍没有译出。固然,也已没有几多需要再去译出。


 抗战的技术隐痛:军队不敢使用无线电|短史记 免费赠品

陈明仁日志



二、百姓政府的疾苦



陈明仁的上述遭受,实在只是抗战时代,中国军队在“无线电通讯”方面所受疾苦的一个小案例。


在“无线电通讯”这件工作上,百姓政府持久处于一种“不能不用、却又不敢大用”的窘境当中。


所谓“不能不用”,是指“无线电通讯”相当重要,是现代战争不成或缺的工具。所谓“不敢大用”,则是指中国的“无线电通讯”保密才能落后,常被敌军破译,以致于在重要战事中触及关键摆设时,不能不舍弃“无线电通讯”,改用别的手段来传递信息。


百姓政府所辖军队系统庞杂,在无线电通讯方面,持久缺少及格练习,营业人员对保密工作,也多缺少正确认知。所以,抗战周全爆发之前,曾频频发生无线电密码泄露变乱。


1933年5月,蒋介石在江西崇仁对团长以上军官训话,即痛批军队在无线电通讯方面,不留意保密,密码本经常丧失!耙灾挛颐遣还苁裁疵苈,他都能译出来,由于这个缘由,我们的军队吃了很多的亏”。蒋还说,自己“亲身把密码统统重新改编”,也只在开初的一两个月里起到了结果,以后,“又由于少数军队不谨慎,……又有泄漏军机的工作”。蒋警告这些军官:“今后大师要留意,万一我们失利,甚至被俘,最要紧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我们的密码本,想法子毁掉”。


警告归警告,蒋对百姓政府的“一般官兵”的保深情识和保密才能,整体上还是持灰心态度的。所以,他以为最好的保密法子,就是军队尽能够少用无线电通讯:


“现在我们一般官兵,特别是在前方的机关,有一很欠好的现象,就是不管什么事,总是好用无线电来通消息,例如报告自己明天到了什么地方,明天又预备到什么地方,他自己以为这不外是报告他私人的去处,就是给仇敌晓得了,也不相关,况且是用密码,仇敌那边会晓得呢。却不知仇敌只要获得一点千丝万缕,他就有线索可寻,他晓得你私人行动,便可以揣度你军队的行动偏向,像这样无意中泄露军机的,不晓得有几多。所以今后对前方不准用收发无线电,就是前方也是非万不得已,不成用无线电通消息,该当一概用有线电,至于不重要的事,底子不要用电报通讯。必须如此,才可以守旧机密,这是今后关于利用无线电所要留意的!雹

抗战周全爆发后,“不敢用无线电”这个题目,变得加倍严重。比如,1937年7月,淞沪会战前夜,蒋介石以电话的形式号令秘密秘书毛庆祥,要他警告“南京各省各军”:不要发无线电,免得泄露消息给日军。


电报原文以下:


“对于南京各省各军……应想法实在警告彼等,电码发电无异于明告仇敌消息与奥秘,万万勿发无线电,公用有线电或电话报告为要。并定严重惩罚之法为要!雹


百姓政府军令部部长徐永昌,也在1937年10月2日的日志里感慨说:延安的军队敢用无线电,没人能破译偷盗他们的信息;但我军却由于在保密工作方面“不愿尽力”,以致于“至今不敢用无线电”。


徐的日志原文以下:


“国人一般病症,即见人美不问自己若何,以为一学即得,不知彼之所能,亦非轻易得来。比方朱、毛军可以用无线电,众人能干窃之者,我军因不能密,至今不敢用无线电。即此一端,亦见吾国军全部之不愿尽力矣!雹

 抗战的技术隐痛:军队不敢使用无线电|短史记 免费赠品

徐永昌日志谈无线电题目,图片来自台湾“中研院近史所”网站,图中横线系笔者所加



在一场现代战争中,完全不用无线电通讯,固然是做不到的。


抗战时代,火线军队为求便当,多偏向于利用便宜的密电码。这些密电码,与军委会下发的密电码相比,要粗糙很多,保密才能自然也更差。所以,1938年1月11日,蒋介石在开封对第一、第五两战区团长以上军官讲话时,曾出格提到这个题目。蒋要求火线军官:绝不能因嫌军委会下发的密电码翻译起来很烦琐,就放弃利用,更不能改用便宜的保密性能更差的密电码。而且,即即是军委会颁布的密电码,也要限制利用次数,“顶多不外三次或四次”,不准妄想翻译起来已驾轻就熟就持久利用,进而让日军找出纪律破译。


蒋的讲话原文以下:


“第十一个弱点,就是缺少奥秘的习惯。凡是无线电有线电密码,随意泄露,或被仇敌盗取,这是我军此次失利的最大缘由。我们一般官佐兵士,缺少守旧机密的精神,对于通讯的常识和技术,平常缺少练习,战时尤不去研讨,以致发生这类大的毛病。此后我们要严切改良,凡是团长以上官长对电报密码,必须妥密保存,谨慎利用,对一般通讯官兵或电务人员要严加练习监视,而且随时考查,凡已经用过屡次而又普通易译的密码,就要严防被仇敌偷去,应即取消,停止利用。至于一般电务人员怕劳苦,怕麻烦,散漫疏忽的毛病,尤应严厉催促更正过来!今后军事委员会颁布各军密码虽较难译,但可避免仇敌盗窃,各军高级官长应谨慎保管妥慎利用,每种并须限制利用次数,顶多不外三次或四次。总之,电报关于军机,很是严重,各级官长必须以综理密微的精神实在改良,尤须养成部下严守奥秘的习惯,才可以改正曩昔泄露情报贻误军机的弱点!”⑤

实在,军委会也测试过各战区自编密电码的保密才能。据徐永昌日志,1938年3月,军委会曾“接收第二战区各军相互通电而试译之(指非中心所发之密码以觇其密否)”,也就是尝试接收并破译第二战区各军队之间的交往密电。8月份,“郑处长报告,接得第二战区密电三十余份,费时半月,皆未译出,该密码方式可采用”,成果是军委会没能破译出来。⑥


 抗战的技术隐痛:军队不敢使用无线电|短史记 免费赠品

徐永昌日志谈军委会测试战区便宜密电码,图片来自台湾“中研院近史所”网站,图中横线系笔者所加



不外,军委会破译不了各战区的便宜密电,不代表日军破译不了。1941年10月21日,蒋介石在南岳军事会议上总结“第二次长沙会战”的经历经验。经验部分的一项重点内容,就是密电码可以很轻松地被日军偷译。故此,蒋要求各军队之间,要增加传统通讯手段,比如“递步哨,公众守望哨”之类。


蒋的讲话原文以下:


“此次长沙会战,我军最吃亏的地方,就是各军队通讯预备太欠缺,以致一旦电讯被仇敌破坏,相互之间,就没法切取联络。这一点,我以为你们平常已经留意,不意大师完全没有作到。此后各军队之间,除电讯之外,应想法多多预备各类副通讯与补助通讯,如递步哨,公众守望哨等,都可以于事前预备着。要晓得:现在电讯极不成靠,不管有线或无线电报与电话等,仇敌都可以窃听,特别他利用骑兵与下降伞军队,处处侵扰,带了电台,盗取我军的电报电话,再用无线电打进来,报告他们的司令部,是以,我军无形中经常要蒙受很大的危险。所以我们现在不怕他的伞兵侵扰,而怕他下降在穷乡僻壤,盗取我军的电讯,这是我们最要周密提防的!雹

1941年前后,为进步各战区无线电通讯工作人员的营业水平,军委会起头筹办“译电人员练习班”。加入该班进修者,都是军队里的专业译电人员,由各军队保送而来。无线电专家池步洲说,之所以要开设这样的练习班,是由于军队对无线电通讯的保密工作一向都不到位,技术上不敷,认识上也不敷。最要命的,是重庆军委会的密码本,原本具有很高的机密性,日军是不轻易破译的;但是,下面的军队将领相互通电时,妄想方便,用的常常是便宜的密电码,很轻易被日军破译。他们又会在相互通电中谈到军委会密电中的摆设事件,日军顺藤摸瓜,从军队便宜密电码的内容反推,便可以破译重庆的密码本。那些脑筋简单、军阀身世的将领,底子认识不到这类题目标存在。


池步洲的原文较长,但极有助于领会那时中国军队无线电通讯的窘境,故照录于下:



“百姓政府军事委员会为什么要开办这个译电人员练习班呢?由于那时百姓党军队里的主座们对军队之间电讯交往的保密工作普遍重视不敷,以致抗日火线的军事摆设、军队的变更等军事机密,常常被日军从截获的军事电讯中侦译得知。一个战争还没有起头,日军对我军的作战意图和摆设就已了如指掌,甚至故意在其同盟社的消息电中流露一二,侵扰我军的摆设。按理说,我方军委会下达的军事摆设、作战号令和军队长向军委会报告作战情况,用的都是毛庆祥的秘密室编发的密码本,具有高度的机密性,对日军应当是可以保密的。题目是出在军队长之间相互交往的私人电讯上。这些军队长都是用他们自己编的保密性很差的密码互通情报的,很轻易被日军破译,是以日本人不必花大气力去研讨破译我方军委会利用的保密性很高的密电码,即可轻易获得我方的很多军事机密。百姓党军队里的军队长,有很多人是脑筋简单的军阀,他们以为自己编的军用密码从没有给外人看见过,怎样会被仇敌破译出来呢?传闻有一次土军阀石友三驻重庆的处事处处长打电报给石友三说:‘听说我们交往的电报,已被中心译出来了!诨氐缰兴担骸苈氡臼俏液凸宋食す仄鹈爬幢嗟,没有第三小我看见过,不会被中心晓得的!翟谑讶诎涤肴毡救勾结的情况,早已被蒋介石的秘密室从其交往的电报中侦悉无遗。由于百姓党军队中的主座们每多此等蒙昧之辈,所以他们军队里的译电员们也常常图省事,不喜好利用军委会颁布的手续复杂、费时省事的密码本。除了与军委会的通电不能不用之外,各军队相互之间交往的电讯就乐于利用他们自己编的密码本。这就是抗战时代我军军事机密常有泄露的缘由地点。是以蒋介石就决议开办军委会译电人员练习班,轮流调训各军队的电讯主管和译电人员,以根绝军事电讯的保密现象!盅狄院,才有了实在的保深情识,既会自己编出保密性较高的密码,也更乐于利用军委会秘密室所颁布的密码本,所以抗战前期我军的电讯保密事务就少很多了!雹

练习班的开设,主如果想让火线军队意想到自编密电码的幼稚之处,进而愿意利用军委会供给的密电码。但是,熟悉到题目地点是一回事,能否有动力去处理题目又是另一回事。百姓政府下辖军队是一个大拼盘,很多带有激烈的军阀性质,有些军队的主座为提防重庆,不愿意让自己与内部将领之间的通讯内容,被重庆知晓,所以宁可冒被日军破译的风险,也仍偏向于利用自编密电码。


 抗战的技术隐痛:军队不敢使用无线电|短史记 免费赠品

1938年5月30日,因有人丢失“麟”密电本,军委会姑且解救变更了密电本的代码顺序。



三、日军的破译才能



由于存在以上题目,即使由秘密室编制、军委会下发的密电码水平更高,破译难度更大,百姓政府也始终对无线电通讯的平安题目小心翼翼。蒋介石屡次亲身编订密码代名词,但他对军委会下发的密电码,一向都没有太多信心。


比如,在1942年5月召开的第三次顾问长会议上,蒋警告各军顾问长,即即是军令手下发的密电码,用过三、五次以后,即有很大能够会被日军破译,不成再用,最少要做到一个月一换。火线军队还必须预备普通密码本和特别密码本两种,以备告急情况利用。


蒋的讲话原文以下:


“现在军中用的密码,除了普通密本之外,我们顾问长时辰要将军令部或主官所发的出格密本,带在身旁,而军令部今后对于各级顾问长与顾问主任必须定期出格颁布一种密本,此种密本平常不用,非到战事最告急或其主管官所用普通密本万一丢失时,立即便可以拿这个预备的密原本取代,但一种密本,利用到三五次以后,就不能再用,否则,就一定要泄暴露来。所以军令部今后对于发换电码密本,必须特设专科,不管机关军队或黉舍,特别是前方作战军队必须规定每月换发一次,即令门路辽远,亦必想法用专车或飞机分发寄到,使他们每月都能利用新的密本!衷谖颐怯玫拿苈,特别无线电码,凡用过三五次后,仇敌大要都可以偷译领会的……”⑨

这类担忧是有究竟可证的。


1943年12月,六十六军游击队在日军卅九师师部四周,拾获日军飞机投下的一只通讯袋。按照通讯袋中的内容,日军对中国军队的番号和驻扎地址很是领会,军令部部长徐永昌判定,十之八九是军中的无线电通讯已被敌方破译


“敌对我之番号地址亦非常清楚,似此情形,恐十九仍系由我无线电所得,此事极值得留意!

同月,第六战区在关于常德会战的总结报告中,也重点提到:因参战军队利用无线电,“致我各军队行动多被敌侦知”,“如162师、194师战役中所发之要旨报告,18军两河口之位置及九战区之追击摆设等,俱记录于所获敌之文件中!1944年6月,徐永昌又得知消息,“我远征军现在密码已为敌所能译,则其他可想,应亟钻研多方面的提防及比来的处置!雹


如此,也就不难了解本文开篇部分,陈明仁的无法遭受:为避免密电码保密,军委会给火线军队,主如果战区、团体军和军级单元,下发了分歧的密电码和密码本,且控制了发放范围。陈明仁所部,是一个随时能够撤消的“预备师”,手中没有“净密本”,自然没法译出蒋介石的来电;四周的霍揆彰军,虽有与军委会间接联络的密电渠道,但手中的密电码却不是“净密本”。


因而,陈明仁只好望侧重庆来电无可何如地发愣。现代战争须利用无线电,但保密才能的不敷,又让无线电的利用畏首畏尾,这是陈明仁在1938年11月跑断腿的根源,也是一种贯串了全部抗战的隐痛。


抗战需要热血,也需要技术。




正文①陈明仁/著,胡博、陈湘生/校注:《陈明仁日志》,束缚军文艺出书社,2017,P137~139。②蒋介石,《统军作战制胜之道》,1933年5月8日在崇仁总批示部对各军团长以上官长讲。③(台)“国史馆”数位典藏号:002-010300-00001-010。④《徐永昌日志》,1937年10月2日。⑤蒋介石,《抗战检讨与必胜要诀(上)》,1938年1月11日在开封对第一第五两战区团长以上官长讲。⑥《徐永昌日志》,1938年3月30日、8月6日。⑦蒋介石,《第三次南岳军事会议开会训词》,1941年10月21日在南岳讲。⑧池步洲,《军事委员会译电人员练习班概况》(写于1983年)⑨蒋介石,《对于顾问营业军事教育与一般军事之指示》,1942年5月4日第三次顾问长第四次军事教育会议讲。1937年11月21日,蒋在日志中写道:“重编密码代名词。”可知秘密室编写的诸多密电码称号出自蒋手。⑩《徐永昌日志》,1943年12月18日、1944年6月17日。第六战区司令主座司令部/编印,《第六战区常德会战经历经验汇编》,1943年12月31日。





保举阅读



两宋三百年,总共送给辽金西夏几多钱?



「唐代女性以胖为美」是一个天大的误解



「梁启超被西医割错肾」究竟是怎样回事?



↓下图是兄弟栏目友谊推行↓
 抗战的技术隐痛:军队不敢使用无线电|短史记 免费赠品

 抗战的技术隐痛:军队不敢使用无线电|短史记 免费赠品


免责声明:假如加害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实时删除侵权内容,感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6-2014 北戴河家庭旅馆_秦皇岛美食_秦皇岛饭店外卖-秦皇岛好吃网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电话:0791-88289918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科技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